热衷于擦皮炎
鹿犬/炸休/TOS副舰

I would love to build nests for those wingy thingies and feed them on the saliva of an archangel. If only they would reproduce.

片段3

詹姆x性转西里斯


*世界上第一款随声听由索尼公司于1979年研发,请大家假装它诞生于早十年前(不是)



E 初识


“那是个身听吗?”他对面的那个姑娘忽然问道。詹姆抬头,碰上她盯着他的灰眼睛。


这是他第一次坐上开往霍格沃茨的火车,他目睹了他生平在一列交通工具上见过最多的动物:三十七只猫头鹰,二十只猫,七只老鼠,五只蟾蜍和几百个未成年巫师。


“是随身听。我去年求着我妈妈去兑了一点麻瓜货币,在他们的商店里买的。”他解释道,好奇地打量她,“你看上去不像来自麻瓜家庭,但我认识的巫师里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个的。”


“我见过麻瓜用这个,他们头上戴着东西,连着黑色的长线。”她耸一耸肩,“我偷溜出去玩的时候。”


詹姆明显地感觉到一丝亲近在他们之间升起。他幻想中的鼻犁器从她的这句话里嗅出某种叛逆才华来。


“那是耳器,防止声音流到其他地方。”他带着某种骄傲感向她普及知识,“你不一定非要用耳器才能听音乐。我叫詹姆波特。”


“西里斯。你听的是什么?”


詹姆的随声听里一共只有五首歌,全是出厂自带的,因为他并不知道他还能往里面放其他内容。


“麻瓜摇滚。你想听吗?”


他们用接下来的十分钟共同欣赏了他最爱的那一首“粉红弗洛伊德”作品(他一直在想这是不是某种病)。


“我很喜欢,就是太长了。”全部放完后,西里斯总结道。


“不是所有麻瓜歌曲都这么长。”詹姆辩护,“歌名叫‘回声’,可能是原因之一。”


西里斯不说话了一会儿,她好像在迟疑要不要问他下一个问题。


“你妈妈为什么允许你去麻瓜商店?”


“为什么她会不允许我做这样的事?”詹姆反问。


“假如我家人发现我这么干,他们会逼我抄族谱。”


“老天,”詹姆说,“我还以为这种体罚在中世纪后就没人用了呢。我妈就只会让我不用魔法刷马桶,挺好的。我每次都用,她每次都一无所知。”


西里斯忽然朝他咧嘴笑了,看上去非常快活。“我倒真想刷一次看看是什么滋味,但我家的家养小精灵会为此把自己淹死在里面,他是个疯子。”


詹姆大笑,一种激动的感受蹿上他的四肢。我可以跟这个人当好朋友。


“那随时欢迎你来刷我家的,我保证妈会乐享其成。”他继续胡说八道。



END

一些小脑洞

我萌点可真那个,要是有人看大概会被掐8



-乔治王子的管家,明哲保身的小人柯克兰(?)和红花侠波诺佛瓦斗智斗勇的搞笑故事


-弗朗索瓦斯一面教小蛮子罗莎说话一面帮她破处(流氓


-在心底对对方有纯挚的爱情,但是因为拥有最好的友谊所以一生不跟对方谈恋爱(??)的鹿和性转犬


-同上,换成盾冬


-蹲过阿兹卡班的性转犬,失去了美貌和生育能力,hp日天日地的酷炫教母


-冬从头到尾是队长PTSD幻觉,巴克掉火车时已经辞世了,复仇者内部知道队长有精神问题,但是除此之外他都是个决策能力优秀的正常人所以大家对此缄口,队长到死都不知道/最终才凭自己思考明白自己的同伴永远长眠在了冰海里...我想嗑那种如入冰窟的恐怖跟孤独





豹哭

浩克星球的冬哥:「胸口有着星星图案的人,怎么可能是懦夫」

我要是美队也爱他爱得不要命le

片段2

cp只有小小的暗示

性转犬→鹿

鹿→莉

警告:校园暴力;嘴毒,三观有争议的犬




D 魔药课



在西弗勒斯斯内普的除毛药水溅上他自己的脸的时候,卢平正在搅拌他的坩锅,并忙于躲闪釜底冒上来的蓝色蒸汽。斯拉格霍恩不得不在一片此起彼伏的窃笑声中准许这位行事低调的优秀学生离开课堂赶往校医院。


在他走后,一个愤怒的莉莉伊万斯转过身,目光咄咄地逼视后桌的詹姆波特和他的同伴。


“这一次又是什么理由,波特和布莱克?”


“因为你的朋友跟母猪有一样的习惯,看见一个猪圈里血统最纯的种猪,就满身热乎劲儿地贴上去。”詹姆旁边的高个子姑娘尖刻地说。她长相俊美,有着黑头发跟一双傲慢的灰眼睛。格里芬多的西里斯布莱克,分院帽在卢平入学那一年的惊人壮举。


隔着袅袅上升的蒸汽,卢平看见伊万斯脸红了,他猜她大概心底明白她很难就这件事本身作出有力的反驳。“你大概认为自己的恃强凌弱行径很是某种高尚吧,布莱克?”她冷冷地问。


西里斯扬起眉毛:“我不否认他打不过我,但我们今天不过是让他的眉毛掉下来了,你知道他上礼拜对詹姆用的是哪个咒语吗?你的斯莱特林友人?”


“如果不是你们无缘无故招惹他,他也根本不需要反击的点子!”


“哦,伊万斯。”詹姆终于开口道,出于某种缘故,卢平总觉得他对伊万斯说话的声音比平时普遍更深沉一些,“你心里清楚,我一开始招惹他可不是完全无缘无故。”


“恶行就是恶行,波特,即使西弗勒斯斯内普行事有不妥的地方,你也无法给你的施暴正名。”


“这我可不同意。”布莱克轻快地插话,“你见过哪个斯莱特林受到本院公正处罚吗?”


“哦,这么说你们欺侮他是想行私刑?”伊万斯的声音和她桌上的小刀一样尖刻,“两个平均每年给学院扣掉——让我数一数——两百颗红宝石的人?”


“道义上来讲,没错。”詹姆严肃地朝她眨眼睛,虽然看上去不乏心虚。


“我认为行为在你眼里太重要,超过了做事的人。”西里斯耸耸肩,“我的意思是,伊万斯,老鼻涕精恨詹姆的最终原因,是他自己是个脏兮兮、鬼鬼祟祟的小人,这又不是我们的错。”


“哦,那你倒很有可能是个行侠仗义的英雄。”莉莉嘲讽道,“别贻笑大方了,布莱克。”


“真可惜。”西里斯向后仰,翘起她椅子的两条腿,似乎打定主意要针锋相对,“要是你有点幽默感,你差不多也能当上一个了。”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他们已经成了地下教室注意力的中心。斯拉格霍恩没出声阻止,他似乎觉得这场爆发在格兰芬多间的争执还挺有意思,或许只是因为其中一方是他的爱徒。


“波特真够走运的,要我说。”卢平听见后排的一个拉文克劳——芬列里——小声嘟囔,“——全年级最漂亮的两个姑娘,为他差不多大打出手。”


“去擦擦眼镜吧,老兄,你没看见伊万斯看他的眼神吗,活像看一只臭虫。”


“但布莱克是真的愿意为他咒任何人,这你不能否认。天知道他怎么就和她交上朋友了。”


“因为他们是一丘之貉,傻瓜。都又聪明又怪招人烦的。还因为你不是魁地奇明星。”


“噢——我想你占了几分道理......”




END



Prongsie:

鹿犬历年来的万圣节
一年级:独角兽
二年级:海格
三年级:弗洛伯毛虫
四年级:斯内普的头发和洗发水
五年级:鹿与犬
六年级:金色飞贼和找球手
七年级;卢克与汉索罗(星战)

来自ig的fleamontpottercomics。这个账号非常有意思

记梗:

叉子角撞断了,在长新茸的过程中又被斯拉格霍恩割了一茬
(真的是粉)